很久以前讀《Take Time》這首英文詩的時候就很喜歡。近日重讀依然愛不釋手。

Take time to think, it is the source of power.
Take time to read, it is the foundation of wisdom.
Take time to play, it is the secret of staying young.
Take time to be quiet, it is the opportunity to see God.
Take time to be aware, it is the opportunity to help others.
Take time to love and be loved, it is God’s greatest gift.
Take time to laugh, it is the music of the soul.
Take time to be friendly, it is the road to happiness.
Take time to dream, it is what the future is made of.
Take time to pray, it is the greatest power on earth.

—— (Author unknown)

這首詩談時間,或準確點,談「花」時間(take time)去思考、閱讀、愛和被愛、安靜、做夢、祈禱等,因為這些本身就是得著力量、智慧、活潑心靈和與上主連結的方式。要花時間慢慢細緻地去弄,意味著這些東西往往容易在日常生活流逝,不為人所察覺或珍視;又或者變得習以為常,行禮如儀。擺放時間在其中會令這些人事處境重新展露,讓其意義慢慢發酵。做藝術創作和戲劇教育的朋友對花時間這想法大概並不陌生,因為創作或教學靈感往往在遊戲、大笑、觀察、思考中併發。

我從事教育和應用戲劇研究多年,特別關心戲劇於英語教育和當代社會的應用及作用。箇中體會到研究工作本身就是擺放時間的工匠藝術,慢工出細活;又如遊戲般令人愉悅,需要想像力又啟發想像。古往今來,研究匠人的故事與軼事更與他們的生活密不可分。而戲劇教育領域中,「應用戲劇」一詞翻譯自英文 “applied drama”。“apply” 一字源自拉丁文applicāre,字面上有「把東西連繫一起」的意思,也比喻「投身於」和「加以注意」。應用戲劇工作者和研究員都無可避免地與當下的大環境繫結一起。(註1) 然而,2020年,冠狀病毒(Covid-19)疫情和社會政治氛圍下的香港,有各種叫人悲傷、憤怒、抑鬱、恐懼和失焦的理由,要劃出或花時間去玩、想像和做研究,委實有點艱難。

今次重讀這首詩的啟發是:要「花時間」、「投身於」或「加以注意」自己最擅長的東西,在磨難的日子中重新得力。對我來說,那就是花時間寫作。或許你會好奇,在疫情和政治陰霾下,我怎能還有心神想到書寫或寫作?作為研究人員,寫作是我日常工作的重要部份,來得自然。書寫時,感受指尖在平板電腦上撩動;眼見文字在電腦螢幕上閃出;聽著滑鼠修改行文時的點擊聲;覺察身體從指尖、手臂,肩膊以至腰背不同部位承受不同重量。整個過程是一種體現(embodiment),與自己當下連結,令零碎又凌亂的思緒和情感慢慢的舒展(unfold),不加批判。定睛於寫作過程而非成品或結果。其實,不是有心神才寫作,而是藉由寫作來安定心神。

亂世中,寫作除了自我療癒,亦意義深遠。歷史讓我們認識到納粹德國管治下猶太人的苦况,同時認識到猶太女孩安妮·法蘭(Anne Frank)在她藏身的密室中寫著日記。(註2) 或許,面對暴政,我們能做也必要做的就是在各自的藏身處,盡一切努力去思考和書寫,以免我們失去理智和人性。聖經說,『你要保守你心,勝過保守一切,因為一生的果效是由心發出。』(註3) 所以,在《Take Time》一詩中,我會加添這句:“Take time to write, it is a way to save our sanity.”(花時間書寫,這是保持清醒的一種方式。)

對你來說,這首詩也有什麼啟發嗎?若你會在詩中加添一句,那會是什麼?

註:
1. 對上述研究故事有興趣的朋友,請參閱本專欄其他篇章。

http://www.tefo.hk/load.php?link_id=263104
2. Frank, A. (2012). The diary of a young girl: The definitive edition. London: Penguin Books.
3. 箴言4章23節(和合本)。

分享此文章!

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