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了H中學許多年。因為學校規定,參加戲劇學會的同學都是初中生。當中固然有七情上面的同學,但大部分都是青澀害羞的。聽聽他們的期望,他們都會用蚊滋聲量跟我說,喜歡戲劇,想做演員。每次看著他們靦腆的眼神,都會提醒我,他們的需要不單單學做戲這麼簡單。

一個年輕人踏入活動室,參加一個名為戲劇學會的物體,其實他們的身心正在經歷什麼呢?

一個可怕的坐法——圍圈坐。在平日的課室,年輕人的身體習慣藏在桌椅背後,而且全都面向黑板,多麼有安全感。但圍圈坐呢?這是全然的「坦露」,一個人的身體整個地、清晰地展示在別人面前。對於一個正在急速成長中的身體,這種「坦露」的心理壓力,是需要導師多加留意的。

同學的眼光。這個年紀特別在意同學的眼光,要站在眾人面前表現/表演自己,都需要很大的勇氣。在分組創作時,如何表達自己的想法,或者聆聽、回應別人的想法,如何與別人合作,這都牽涉到組員之間的關係:男女、不同年級、母語是什麼、組裡有多少「自己人」。所以,組員之間的關係都需要導師和老師用心經營。

集體創作:如何在個人意念/意志與集體意念/意志中取得平衡呢?創作,從來都是赤裸的,你的意念和選擇都或多或少反映了你的想法、經歷、價值觀。每個意念都有獨特的價值,如何讓每個意念都獲得充分的肯定和展現?如何幫助學生帶著最單純的眼光看這些意念,以致我們作最後投票時,不是因為親疏有別而投票?

演戲。演戲從來都不是一堆技巧就能事成。如何幫助演員由衷地體會角色的處境和心理狀態,由衷地展演角色的行動和反應,並且能跟對手在台上真實地交流?演員的內心一定要跟角色聯繫上或觸碰到。

因此,一個參與戲劇學會的會員,他/她不單是編劇、演員(或是後台工作人員),也是學會組織的一員,經歷著由個人到群體,由內在到外在種種的互動和挑戰(見附圖),既要面對自己的內心,也要於人前展露自己,絕對不是容易的事。如果有一天,你再次看到這些羞澀的臉容,請你在心裡擁抱他們一下。

戲劇就是把人從各種體制及身分中,還原成為一個人,以人的角度來看待。

Insert Image: “TEFOColumn_Connie_戲劇學員_IMG.png”

分享此文章!

標籤: